我为什么不吃药呢

【乐夏】桃源仙居路二三事

OOC,小学生文笔,渣

没什么实质的发展,谈恋爱也没成功

 

 

01 黑森林和黄玫瑰

 

桃源仙居路紧挨着长安大学城,哪怕这条街历史悠久陈旧,却被一年又一年的莘莘学子赋予了不一样的活力与生命。这条老街靠近尽头的地方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花店,装修简洁素雅,植物顺着本性在店里随意生长却显得分外让人舒适。花店老板是个绑着两个麻花辫,眼睛大大,漂亮得过分的小姑娘。附近的学生总是乐意来店里寻些绿色植物回家,尤其在店里来了个堪比看板郎的俊秀清冷小哥后,店里的营业额几乎成直线式上升。

 

最近,花店对面的店也开张了,在经过半个月的敲敲打打之后,突然就在一个平凡的日子里开张了,那是一家甜品蛋糕店。店长是个充满活力,精神旺盛的小青年,笑起来有两颗很可爱的小虎牙,头顶不听话的呆毛跟着一颤一颤的。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笑起来和小太阳一样的青年会选择在这条安逸恬静的老街开了一家慢节奏的甜品店。

 

大概是到了上课的时间,开张第一天从早上直到刚才的长队终于零零落落的散开了。

 

阿阮趴在正对蛋糕店的柜台上一边戳着摆放在收银机旁肥嘟嘟的多肉植物一边单手抵唇问:“夷则夷则,今天开业对面好多人呢,队伍有那——么——长,你说对面的蛋糕是不是很好吃呢?”说着还附带了几个阿阮牌夸张的手势。

 

“大概不错。”打工青年正在修剪玫瑰的花枝,抬头开了一眼对面。先前夏夷则还以为那样的人会开一家比较前沿新潮的店,却没想到是一家温馨的蛋糕店。

 

“夷则,我决定了,我们去看看吧!”阿阮一拍桌子站起来,“叫上闻人姐姐,作为邻居的我们有必要让他感受下来我们桃源仙居路特有的友爱与热情。”顺便去尝尝蛋糕。

 

花店店长的这一决定导致在桃源仙居路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阿阮左边挽着抱画板的闻人羽,右边站着捧盆栽的夏夷则,冲着蛋糕店店长笑得很好看“你好呀,这是夷则,这是百草画室的闻人姐姐,我就是对面阿阮花店的店长,我叫做阿阮。”

 

当时,乐无异的店里只有他一人,学生们都散去了,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后厨衣服,围着围裙,托着托盘正在弯腰收拾桌子,闻声抬头便瞧见从门口走进个和仙女似精致好看的姑娘冲着自己笑眯眯,左边手挽着的姑娘标致眉眼间透着一股英气,冲着自己无奈一笑。右边手站着一气质清冷的俊秀青年,面无表情。

 

“我叫闻人羽,在转角那家百草画室工作。”

 

“在下夏夷则。”

 

喵了个咪的,这一排过去,颜值的质量有点高啊。乐无异站起身抚了抚围裙,挠了挠头,笑得有些许羞涩:“那个,我叫做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好奇怪的名字呀。”阿阮眨了眨眼,侧身从夏夷则怀里拿过精心准备的多肉盆栽,塞进乐无异手里,一点都不生分,“小叶子,这是见面礼,它叫小绿,小绿很好养活,放在柜台上很好看的。”

 

“阿阮,是乐,乐律的乐。”

 

乐无异在想这个小哥不仅人长得好看,连说话的声音都好听,让人听着感觉宛如一缕清流滑过,忍不住想多听他多说几句。当然,也想多看两眼,如果能看个三眼四眼那就更好了。

 

 

“我知道,是叶嘛,叶绿的叶呀。”

 

乐无异很明确自己看到了闻人羽和夏夷则一人摇头一人扶额,感觉很好玩,并且就直接这样笑出来了,头顶的呆毛跟着主人动作一颤一颤。

 

“哈哈哈哈哈你们要不要进来坐坐,我请你们尝尝今天的特供甜品?我亲手做的,保证是世间美味。”

 

“小叶子你真是个好人!”

 

啊就这样收到好人卡了。

 

夏夷则看着闻人羽一脸无奈兼包容已经被阿阮拉到桌边坐好,两个姑娘落座后,彻底无视了还在门口的他们,瞬间两个小姑娘已经聊上悄悄话。夏夷则叹息,转头微蹙眉向乐无异表达了歉意:“乐先生,实在是抱歉,阿阮她……”

 

乐无异大手一挥,将杵在门口的人往店内带,一边走一边道“阮妹妹想怎么叫都行啦,夷则你也来尝尝吧,我的手艺超好的,你是喜欢偏甜的口味还是偏苦的口味?还有夷则你那么好看的人啊,就不要整日叹息皱眉了,我老妈说老是叹气会把运气叹光的,还好我的运气不错,又不爱叹气,要不分你点?”

 

自己就这样被带着走毫无反抗之力,夏夷则一阵晕眩,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话多之人。

 

“等下,乐先生你叫我……什么?”

 

“夷则呀,你不是叫夷则嘛。”无异将夏夷则带到阿阮和闻人羽桌边,拍着夏夷则肩膀将人按进座位里。“你也不要叫我乐先生,听着好别扭,叫我无异就好了,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无异的。”

 

等下,我和你完全不熟吧,乐先生,请不要擅自自来熟。

 

“好了,夷则,阮妹妹,闻人,你们是要看菜单呢还是我来推荐呢。”

 

三人一桌,乐无异站在桌边,手一拍,拿着菜单挨个点名过去。从夏夷则的角度看过去,少年逆着光,金色的光斑落在他偏褐的头发上,弯着眼笑的样子仿佛像春日雨后阳光,清新而温暖。

 

夏夷则觉得一阵目眩,太闪了。

 

“要推荐!要小叶子做得最好的!最好吃的!”

 

“我倒是没什么想法,无异你推荐吧。”

 

“……”

 

乐无异转身给三人端来一杯柠檬水,回来见夏夷则翻动着菜单,随后又兴趣缺缺把其关上放置在桌角,他弯下腰凑近夏夷则。近看这人真是好看的过分,肤色白皙宛如瓷人,眉眼精致宛若人偶。

 

“夷则你呢?看中哪款了没,口味偏甜还是不爱甜呢?”

 

“乐先生不必……”

 

夏夷则话还没出口就被乐无异打断了。

 

“诶诶诶,夷则你叫我什么?”

 

“乐先生…”

 

“嘿,我的好夷则,叫我什么呢?”

 

乐无异笑意盈盈的语调让夏夷则一时语塞,抬起头时,发现那人凑得很近,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全是笑意。而这边阿阮和闻人羽皆是一脸看好戏的戏谑表情。夏夷则突然觉得今天的头好痛啊,比上个月阿阮捡了一只猫回店里还要头痛。

 

“乐……无异,我都行。”

 

“好嘞,客官们请稍等片刻。”

 

在乐无异准备甜点的时间里,夏夷则打量着店里的装潢,蛋糕店的风格不同于阿阮花店肆意随性的风格,也不同于百草画室简洁利落的风格,店里也没有寻常蛋糕店那种精致甜腻的画风。反而……显得有些粗犷?夏夷则看了看门口堆成半人高的木制小机器人,还有镶嵌在墙内不同规格的齿轮,正中央的地方还陈列了一把看起来砍人很顺手的真剑,还有几个落在不同地方的木质小鸟,果然比起开蛋糕店这件事,蛋糕店的装修反而更符合那人的风格,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这种偏木质的风格,粗狂中又透露着来自木质天然的温润柔和。

 

最后甜点呈上来的时候,阿阮没急着入口,那是因为乐无异做得着实是太精致了。阿阮双手撑在桌上托着腮,发出一阵阵惊叹的呼声,一边摇头一边感叹道:“啧,小叶子,我第一次有看到不舍得吃下去的东西,你要赔我呀,多赔我几个才行。”

 

阿阮碟子里是一款精致的乳酪蛋糕,从平滑的切口可以看出绵黏的程度,通体乳白色的蛋糕上有天然而成的紧密小气孔,可以看出制作人手艺高超,银匙挖下去的时候黏稠的质感让人还未品尝就感觉很好吃了。

 

闻人羽分到的是一款抹茶慕斯,淡绿色的蛋糕显得松软可口,蛋糕层上的抹茶粉和糖粉洒得均匀而好看,松软的蛋糕层次分明,奶油均匀的抹在表面。

 

两个姑娘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小口,反应一致垂下了脑袋,再抬头时一脸感动对着一脸期待看着他们的乐无异,异口同声。

 

“呜,人间美味。”

 

“呜,太好吃了。”

 

乐无异揉了揉鼻子:“我就说我的手艺还行吧。”

 

“岂止还行啊,小叶子你做得太好吃了!我打算每天都带着闻人姐姐和夷则来你这里吃蛋糕了!”

 

“说起来,夷则你也尝尝你的,无异的手艺真的超好的。”

 

夏夷则碟子里是精致的黑森林,褐色的蛋糕显得酥松绵软,最上层细碎的巧克力平均铺在整个面上,夹层奶油显得绵黏细腻,夏夷则用银匙挖了一小口,放进口中。微苦,巧克力天生的苦味在口中蔓延开来,紧接着是奶油细腻的口感,甜而不腻,一甜一苦在口中炸开的时候,夏夷则很明显感到口感丰富层次鲜明,可谓精品。

 

“乐……无异你果真手艺高超,确实很好吃。”

 

夏夷则看起来很喜欢这份甜品,这一点认识让乐无异从心底感到愉悦。

 

“小叶子,你是跟谁学的手艺呀,你师父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阿阮咬着银匙含糊不清的问道。

 

乐无异拖过板凳和他们坐在一桌,思索着回答:“我师傅?我师傅叫做谢衣,之前也在这条街开了家私房菜馆,叫做静水私房菜吧,不过他现在已经搬到流月城区了。”

 

阿阮含在嘴里的银匙掉了下来,闻人羽被还没咽下去的食物差点噎着,而夏夷则差点把银匙给咬断了。

 

“你是谢衣哥哥的徒弟?!”

 

“你是谢伯伯的徒弟?!”

 

“你是谢前辈的徒弟?!”

 

作为年少无知时吃过那家私房菜的三人表示,这手艺,那一定不是亲生的徒弟。

 

 

一个下午的时间,夏夷则他们三人都窝在乐无异店里谈天论地,这些时间足以让志趣相投的青年们推心置腹,相谈甚欢。至少最后离开的时候夏夷则称呼无异的时候非常顺口了。

 

直到临近课堂放学时间,稀稀拉拉的学生开始进店的时候他们才回到自己店内。

 

回到花店没多久,阿阮就溜到百草画室去了,美其名曰去找闻人羽探讨下明日去小叶子店里点什么点心,顺便看看寄养在闻人姐姐家的小豹。哦小豹就是上个月阿阮捡到的猫,放在店内,出于猫咪的天性,店里的盆栽花草容易惨遭魔爪,就被夏夷则委托到了闻人店里,导致了店长留在店里的时间远没有在隔壁画室的时间长。事实上夏夷则觉得没有猫,阿阮留在画室的时间也远胜于在自家店里,现在可能要多加一个蛋糕店的选项了。

 

所以当天夜晚,乐无异推门进来的时候,花店里只有夏夷则一人。他当时正戴着度数浅的眼镜坐在柜台旁低着头专注地查看今天店里的收支。听到门开的声音,从账目中抬起来望向门口,顺手扶了扶鼻梁上略微下滑的眼镜。乐无异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恬静的画面。在一片绿意中,那人用认真平静的眼神笑着询问自己。

 

“无异,你怎么来了?”笑如春山澹冶,声若清泉击石。

 

导致很长一段时间,这幅恬静的画面在乐无异心中挥之不去。

 

乐无异把左手抬到脸边,轻轻晃了晃。他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白色蛋糕盒子。

 

“送外卖?”

 

“我可不记得有打电话定过外卖。”夏夷则温和笑摇头。

 

“是不要打雷蛋糕店英俊帅气的店长定的,说店址就在这里,呀难道我走错了吗?”乐无异一本正经装作皱眉的样子回答,并将蛋糕放在桌上。

 

“少贫了你。”夏夷则站起来身来,一边取下眼镜放置桌上一边抬手轻揉眼睛,指了指店里深处,那地方有两个藤蔓编制的吊椅和一仿佛天然而成的木桌,“进去坐坐?”

 

乐无异摆了摆手,拒绝道:“不坐了,送完外卖我就要走了,这是免费提供给我们努力工作的夏公子的奖励,不要浪费哟。”

 

“乐公子一片诚挚心意,在下怎么敢辜负?”夏夷则顺着乐无异话往下说,轻笑对他他眨了眨眼。

 

怎么会有人眼里盛满星光?乐无异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冒出那么文艺的感慨。心中一抖,乐无异感觉一阵热气直往脸上冒出,挠了挠脸掩饰下自己的失态。

 

“咳,如果觉得心意太重了,要不夷则你送我只玫瑰怎么样?”

 

乐无异本是随口一说,虽然自己模模糊糊有这份心意,但是实际却没敢过于外露。

 

哪知夏夷则偏了偏头,认真思考了片刻,转身从花店陈列的玫瑰花束中挑出一只橙黄色的玫瑰,递给乐无异。

 

“你看这只如何?”

 

乐无异也没想到夏夷则真的会送花,还真的送了他一只玫瑰,那人微微侧着头带着询问式的目光,玉石般温润的脸上尽显温柔,嘴角含笑递给自己一只玫瑰花。

 

卧槽是真的玫瑰,是玫瑰的那种玫瑰啊!会开花的那种!

 

一时间乐无异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只能依靠本能呆愣地接着这只含苞待放的玫瑰,颜色亮丽饱满,花上还有晶莹的水珠,半开半闭的花朵显得娴静而美好。

 

“好好好…我店里好像来人了,那个我先走了!”

 

拽着花,看都没看,还好花枝上的细刺已清理干净了,不然以乐无异握住的力度来看十成十会扎进肉里。乐无异低着头就直接冲出门了,深怕下一秒夏夷则会把花收回去一般。

 

夏夷则顺着乐无异离去的背影,探头看了看对面店门,只见小店店门紧闭,只有店长仓皇跌撞的身影,他伸手拿过乐无异留下的蛋糕盒子,轻轻打开,里面放着一个完整圆润,小巧精致的黑森林蛋糕。

 

夏夷则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笑得很开心。

 

end

 

 

黄玫瑰对于友情,代表纯洁的友谊和美好的祝福

对于爱情,黄玫瑰代表热情真爱,在有些地方,黄玫瑰还代表着等待,等待属于你们的爱情。

黑森林蛋糕的意思是爱情的味道。

【以上来源皆为百度百科,不科学之处不要找我】

 

乐公子表达的肯定是恋爱的味道,至于夏公子想要表达友情呢还是爱情呢我就不知道了

大约也许还可能有后面谈恋爱的蛋糕花语情缘【。当然也许也可能没有了

 

评论(2)
热度(43)

© 我为什么不吃药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