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吃药呢

【一总】哨兵向导 Action and Guide 03

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看这篇文,也没想到其实自己已经写到蛮后面了,被第二季剧情震惊得失忆了,算了,一边捣腾一边等三季的消息吧……哎很惆怅了。希望官方打脸不要太痛。

惯例

1.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设定…纯粹脑洞想要写出来…

2.保证OOC,因为我只想撒糖撒糖撒糖,所以没有科学性,现实性,专业性等。

3.=L=也没啥设定。大概是国际通用哨兵向导设定,也没有啥高大上的设定,大概还是大家一起打麦芽糖,另私设无数?

前篇走归档,懒得放链接了。



总士深呼吸了几下,准备认真给一骑解释:“听好了,一骑,这里是……”

 

“你们俩站在这里干嘛?”然而话头刚起,就被一温柔女声打断了。一骑一回头发现臧前果林就在自己身后,什么时候自己身后有个人自己却毫无察觉。

 

臧前侧歪着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杵在入口处的两人。实际上在一骑还没掉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到通道入口等待了,只是那人一直在好奇的四处打量,随后总士进来之后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才导致他们俩现在才察觉自己的存在。

 

“你们俩跟我走吧。”见两人面面相觑,毫无动作,臧前推了推眼镜,轻笑道,“还是你们打算继续杵在这里?”

 

总士率先跟在臧前身后,一骑看着两人一下就走到前面去了,只得按耐住心中疑惑,紧随其后。

 

“呐,总士,你已经决定好了吗?”臧前见总士跟上,悄声问道。

 

总士没有出声,只微微对着她点了点头。

 

“能力那么弱的哨兵?连我近身到那样的地步都毫无察觉的哨兵?连自己是不是哨兵都不知道的哨兵?”臧前的口气略微挑衅,让总士感到一阵头痛。

 

“学姐——”总士有些无奈叫道。

 

“既然是你的选择,那么就相信吧,只是……”臧前收齐先前带刺的状态,低着头,眼镜掩盖住了她所有神情,“希望你不要后悔。”

 

“谢谢你,学姐。”

 

总士对臧前报以感激一笑,透过臧前的肩膀望向在后面因好奇而四处张望的一骑,轻声说道:“这就是我的选择。”

 

“一骑,你待会跟学姐走,我另有事情要办。”

 

“哈?”一骑转过脸望向总士的方向,结果只看到在通道分叉口快消失的背影。他想追上总士,结果没迈出几步就被一个小巧的身形挡住了。

 

“真壁同学,接下来你该跟我走了。”臧前果林拦下一骑说道。

 

“可是……”

 

“总士君有他要做的事情,你也有你要去做的事情啊。”臧前啪的一掌拍在一骑的肩膀上,推着他往通道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Alvis狭长的通道内,臧前带着路,两人一前一后,以不慢的速度走着。

 

“真壁同学,你知道哨兵和向导吗?”

 

“哨兵?向导?……游戏吗,还是小说电影?”

 

“催眠还是没有解开吗?……唉这可麻烦了。”臧前低声自语道,皱着眉头走近一骑,只手捏着自己下巴左看右看,一骑的双眼里面明确写满了不解和不知。

 

臧前站直身体,正视一骑双眼。那一刻,一骑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臧前的嘴给吸引了,似乎有个声音告诉自己,看着她的嘴,注意她的口型,听清她所说的话。

 

臧前只说了一个词。

 

“fafner。”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骑整个人阖上了双眼往前倒去,臧前接住一骑倒下身体,把他靠在通道墙壁上。臧前慢慢顺着墙壁坐在一骑身边,凝视着一骑带着稚气的面庞,她缓慢蜷起双膝,双手抱住膝盖,将脸深深埋进双膝间。

 

那是个不见光的地方。

 

他叫真壁一骑。

 

他在这个地方走了很久。

 

他周围一半是海洋一个是天空。

 

这是他所知道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一直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处于天空和海洋中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如何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如何在天空里行走。

 

这里仿佛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他知道自己要找些东西,但他并不清楚自己要找的是到底是什么东西。

 

突然在一片虚无中,前方出现星星点点的白光,白光照亮了一骑的四周。他站在一个疑似玻璃的平面内,周围一边是流动的海水,一边是漂浮的白云,脚下是绵长的陆地,三两步有个类似塔罩的透明罩子。

 

罩子似乎有一团白光,一闪一闪忽明忽暗泛出柔和的光芒,那些星星点点的白光就是由此发出的。

 

光是看着这光芒就能够让一骑感觉很舒适,很平静甚至有愉悦的感觉。

 

自己是在外面还是里面。

 

一骑顺着路走到分界点,对面的世界也是被黑暗吞没,除了那让一骑感到愉悦的光芒。一骑伸出手,贴上看不见的壁垒,白光从黑暗的四周聚集到一骑接触的附近,温暖而舒适的感觉从一骑的手掌传到内心甚至一骑感觉自己灵魂都有种舒适之感。

 

“呜……”寂静的空间里面突然响起一道突兀的声音。

 

声音从一骑左边传来,那边是无尽的黑暗。声音响起的瞬间,贴着一骑的白色光点瞬间四散开来,往声音方向聚集。顺着白色光点照亮的方向,一骑看见了一条……白色的狗?

 

说是狗但是实际非常大,一骑估摸着它四脚着地就到自己腰部有多,站直的高度应该超过自己了。

 

猛兽朝着自己走来,而一骑心中却没有丝毫惧怕的感觉。直到它走近自己,一骑发现那不是狗,而是一匹雪白的狼。

 

白色光点隔着看不清的墙在雪狼的一边跳跃着,一骑甚至看出了争先恐后的亲昵之感。

 

雪狼走到一骑跟前两步开外,端坐着,静静地看着一骑。

 

“啊,原来是你啊。”一骑笑着上前蹲下身抱住了雪狼的脖子,把脸埋进雪狼温暖的绒毛里。

 

 

 

通道内。

 

一骑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见臧前果林坐在旁边,撑着脑袋看着自己。还有她肩膀上的猫头鹰。

 

那是臧前的精神体。

 

“醒了?”臧前推了推下滑的眼镜。

 

“学姐,是向导?”

 

臧前站起身,皱眉看着眼前的小学弟,因为她并没有看见一骑的精神体:“你觉醒过了?”能看出她是向导却没有精神体的出现,除了已经觉醒过并且训练过将精神体隐藏之外,她想不出其他可能。为了防止一骑觉醒暴走她甚至在解除他催眠时间内全程为自己和一骑维持高度的安全屏障。

 

一骑歪着脑袋用左手食指挠了挠脸,语气有些疑惑:“大概?”睁开眼睛的那刻他就清楚自己是觉醒过才被催眠封印的哨兵。

 

“很好,节省了一大笔安抚你觉醒的时间,现在你对于你眼前的一切都了解多少。”臧前肩上的猫头鹰沿着通道向前振翅而飞,一骑跟在臧前身后,一边走一边回答问题。

 

“关于哨兵和向导的方面大部分都了解了。Festum,Alvis还有Fafner的话……”一骑的声音越来越小,关于这三个词,他的脑海里只有个大概清晰的名词解析,并不像哨兵向导那样详细,甚至如何控制精神体,如何建立屏障,该如何跟其他哨兵向导相处,他在脱离那个空间后,清醒过来之后都清清楚楚了解。一骑只是稍微困惑了下,顿了顿问道:“学姐,我们学校是不是有本《哨兵向导相关知识指南》?”

 

“……”

 

臧前满脸疑惑,这是什么?

 

一骑看出了臧前的困惑,开口解释:“大概就是一本类似使用指南的?解释了哨兵和向导的来历属性和各种注意事项以及相处方式,感觉还挺全面的。而且还挺……哲理的?”一骑想到脑海里那本书的第一页,斗大的字,封面的第一句引言真是让他印象深刻,“比如,存在于世你并非孤独一人。”

 

真是太哲学了。

 

如此富有内涵的话,臧前面无表情的推了推眼镜,这本所谓的“指南”大概是皆城总士放进真壁一骑脑海里面的。

 

评论(7)
热度(15)

© 我为什么不吃药呢 | Powered by LOFTER